希腊底层人民过的怎么样?

昨天,中国驻希腊大使馆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《“一带一路”助力希腊经济复苏》的文章。文章提到了比港的一位电焊工,叫阿莱维佐普洛斯,他说,2005年到2014年,他一年只有50天有工作,“我的生活一落千丈,我一度对生活失去了信心,有时候我们天天吃面包,靠最便宜的食物过活”。中远进入比港之后,阿莱维佐普洛斯2018年收入近2万欧元,是5年前(2014年)的4倍。

对于一名普通的希腊成年男性而言,过去十年内能持续就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;他们家庭的主要资产是房产,而价值缩水了40%左右;他们的月收入大概率是低于1000欧元的。以电焊工阿莱维佐普洛斯为例,2005-2014年这十年间,他的年收入在5000欧元左右,平均每个月415欧元,这份收入的确只够“吃面包”;2015年至今,他的年收入增加到接近2万欧元,平均每个月的收入达到1650欧元。

希腊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过去14年间,希腊的贫困发生率维持在20%左右,2018年已经回落到18.5%。

如果我们按照家庭人均年收入进行社会阶层划分的话,电焊工阿莱维佐普洛斯一家大概率属于“中下收入阶层”,也有可能是“看不见的社会底层”——这取决于他妻子是否在工作,他父母的退休金有多少。

希腊“看不见的底层社会”,占了希腊人口的20%左右——在希腊的200万劳工,至少60%也属于这个社会阶层。希腊“看不见的底层社会”,他们的生活到底怎么样?实话实话,我到希腊定居只有5个月的时间,和这个社会阶层的接触非常有限,对他们并不了解。不过,我找到一篇写于2015年的文章,从这篇文章,你不但可以对希腊底层人民的生活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和认识,也能深入了解背后的政治、经济和社会原因。提醒一下,这篇文章有点“左”。


希腊:经济危机与工人大众

作者:李星

来源:新青年网站

发布时间:2014年12月23日

2008年延续至今的世界经济危机,引发了许多国家的金融破产、工业萧条和社会风暴。2010年,受这场危机的影响,希腊政府无力偿还巨额的外债了,开始按照国际债主的要求,变卖国有资产,在基层公务员与国企员工中推行“大下岗”,并立法削减了最低工资、退休金以及其它福利。这一切的目的,是勒紧普通人的裤带,以便对国际债主还本付息,同时还要从萧条中拯救国内的大资本家。

随后的几年,各国主流媒体报道了希腊工人、职员、小公务员的诸多抗议事件,电视画面里旗帜如林人流如海,燃烧瓶乱飞,示威者的拳头举得很高,颇有“革命起义”的气氛。

希腊国家为何还不起外债了?被下岗减薪的工人,处境如何?群众的抗议有效吗?本文试着略做解答。

债务危机是怎么来的?

希腊是一个中等富裕的欧洲国家,海运、旅游业比较发达,制造业以采矿、冶金和轻工业为主。从规模上说,250人以上的“大厂”不多,97%的企业是十人以下的小厂小店。在农村,仍存在着人数众多的小农场主,生产效率不高。

二十年来,世界资本主义大生产经历了新一轮分化组合,中国货占领着中低市场,绝大部分高技术则被美德法日垄断。包括希腊在内的许多国家陷入困境,制造业受到境外工业品冲击,工作越来越难找。许多希腊青年去了比较容易就业的西欧打工,挣扎在当地的社会底层。

为了改善在国际市场上的位置,希腊一直在申请加入欧盟。欧盟,是德法垄断资产阶级把持的国家联盟,作用在于建立统一市场,强化欧洲资本的世界地位。对希腊的统治者来说,参加欧盟,就可以分享经济整合的好处,比如更容易借款、更方便对外投资以及扶持本国大公司参与更多的欧洲生意。2001年,希腊正式加入欧盟,一时商机无限。利用廉价的境外贷款,希腊政府为国内老板提供大项目(比如举办奥运会),协助他们在东欧收购工厂,并参与畸形繁荣的欧美金融投机。

希腊的老板赚了更多的钱,工人却没得到什么好处。为了适应欧洲市场的竞争,希腊政府鼓励派遣工、手工外发等劳动形式,不断降低人力成本,2001-2010年间的工厂员工整体收入水平下降了10%。

2008年,美国的金融投机引发了全球经济萧条,希腊也遭了殃。2008-2012年间,希腊的GDP下降了25%,失业率达27%,其中青年失业率达50%。工人的生活恶化了,薪水经常拖欠,有些工人家庭吃饭都成了问题,政府却打着“财政紧缩、偿还外债,复兴经济”的旗号,趁机推行更苛刻的劳动条件。2010年后,希腊国内不分国企私企,到处都在降底薪、延长工时、减员增效以及使用派遣工。

为了增加财政收入,政府向零售商品加税,哄抬物价,降低了多数人的生活水平,也让小商人吃了大亏。同时,为了保护大资本不受萧条的冲击,政府给海运巨头和银行家减税,向他们追加产业扶持贷款。很多年来,希腊老板普遍少缴或不缴社保,欠账很多;2008年后,为了帮助企业“走出低谷”,政府干脆缩小了社保基金的覆盖面,减少社保的退休金支出,还延长退休年龄到65岁。

希腊当局劫贫济富的行径,让下层大众怨声载道,开始了广泛的抗议活动。这些活动的成效如何?

虚张声势的民众抗议

希腊有好几个自称代表工人利益的政党,在国会有不少席位。各种工会也很活跃,经常与劳动部门对话、谈判。依照法律,希腊工人享有罢工、游行、结社、公开会议等诸多权利,活跃着一大批从事维权、示威、劳资沟通的职业活动家,包括律师、记者、议员、工会和NGO职员。一句话,这个国家的阶级矛盾调节机制是相当完备的。

这几年来,为了反对政府的紧缩方针,希腊的很多工人、小职员、小公务员,都参与过示威。2008-2010 年间,在工会的指挥下,希腊发生了十七次反对减薪、下岗的总罢工,参与者包括国企员工、教师、医护人员,甚至消防队和博物馆的员工。企业和基层行政部门的部分下岗人员,多次组织了冲击国家机关的行动,逼迫高官出来对话。就连待遇不错的空军飞行员,也发生了奖金被削减,扬言“闹事”的小插曲。

在几个主要工会之外,部分自称“无政府主义”的激进青年,投入了与警方的街头混战。他们在各大城市烧汽车,烧银行,抢夺商场食品,散发给贫民。此外,有些工会积极分子与激进青年一起,几十人一组,上百次象征性地占领基层政府、电视台、市政服务站,围堵地铁、公路。甚至首都雅典的中学生,也搞起了“占领校园”抗议教育产业化,成了新闻头条的常客。

但是表面亢奋的总罢工、街头冲突和“占领”,效果却几乎等于零,既没有给资本家造成什么具体损害,也挡不住政府的市场改革。国家牢牢控制着局面,外债在按时偿付,工业领域的私有化与减员增效,一刻不停的继续着。2010-2013年间,希腊工人的工资又下降了22%,失业率保持在28%。

2008年以来,在希腊最大的集装箱码头——比雷埃夫斯港,中国公司“中远集团”包揽了一半港口的业务。中国老板到来后,立即大搞人员精简,留用的员工都砍掉了一半以上的工资[ 在过去,码头工人工会规定,9个人操作一台高架移动起重机。而在中远,4名工人操作一台同样的机器。]。面对急剧下降的待遇,当地码头工会进行了几次示威性的罢工,也跟资方反复磋商,却毫无成效。希腊政府控制的另一半港口,也搞了相似的体制改革,工会的反应大同小异。比雷埃夫斯港工人待遇的恶化,是整个希腊劳资关系的典型缩影。

激昂的抗议,为何总是无疾而终?

正如上文所说,这20年来希腊的失业率越来越高,害得工人特别怕丢工作,就算欠薪好几个月,也不敢说什么。本就不多的工厂罢工,90%以上被法官判定非法,通常的理由是“过分损害雇主”。如果罢工者的意志坚决,老板就干脆在政府支持下关厂,让工人一分钱拿不到。

几个主要的工会,由于它们在法律框架内有可能为会员争取到稍高于社会平均收入的“优待”,让会员往往不敢甩开工会与老板抗争。而工会的谈判资格,首先来自对国家秩序的配合。说白了,国家认可这个谈判资格,工会在老板面前说话才有份量。当希腊资产阶级开始修改法律,明里暗里打击工人,除了安排几场例行公事、无疾而终的总罢工,几个主要工会不敢、不能也不愿反抗。

工人、职员、下岗的小公务员不敢对抗老板与国家,他们所属的工会乐得顺水推舟。这个灰暗的大背景下,激进青年的“象征性造反”,像那些短暂的“总罢工”一样,沦为面向媒体的政治表演,唯一的结果是包装了众多能言善辩的小明星,方便日后挤入议会政治、进入媒体或NGO。一句话,在希腊,“起义”的调子可以随便唱,但是没人拿这些高调当真。

下层社会凌乱的自卫

希腊国家推动的减薪、下岗以及医疗教育产业化,让无数穷人骂骂咧咧,不知所措。个别老员工在国会门口自焚,抗议削减退休金,轰动一时,但也于事无补。只有很少数工人实在被逼无奈,壮着胆子在企业里反抗老板。某高级咖啡馆拖欠员工一年工资,有几名员工刚想跟老板讨还血汗钱,立即被解雇,不得不开始了打官司的艰辛之路。有些饭店和咖啡馆的老板欠薪跑路,为了拿到全部工资,失业员工组织临时合作社接管企业。在这些斗争中,为了坚持下去,通常无组织的厨师与服务员开始建立工会。

除了服务业,希腊的电视频道、医院和工厂,都有失业或欠薪的员工占领企业,希望保全工作或至少要回工资的现象。这其中,萨罗妮卡地区某糖果厂的占领事件具有典型意义。

萨罗妮卡的某糖果公司生意很好,拥有连锁店和工厂,但2010年后,老板经常欠薪,还拖欠工人的社保。2011年,公司进入了破产程序,企图合法逃避拖欠的工资社保。2011年12月,部分糖果工人行动起来,抗议老板拖欠五个月工资以及法定的新年奖。老板的反应,是组织新公司,给员工开出的条件是每周工作6天、无合同、按最低工资交社保,以及预先签署辞职申请,以便不付离职补偿金。员工还在犹豫的时候,老板为了给工人施加压力,开始关店搬厂,并解雇了几个员工。2012年1月,工人占领了一处连锁店以及工厂,阻止老板搬机器。次日,警察闯进工厂抓了四个员工,其他人在商店里撑了一段时间,还是被赶走了。

2014年就要过去了。这一年,希腊的工会又组织了一次热热闹闹、一事无成的总罢工,而左翼政党在谋划着参加新的总统选举。这一年,希腊的青年保持了50%的失业率,而政府计划在2015年,再次削减退休金。步步后退的希腊工人怨气冲天,仍然普遍不敢反抗,而资产阶级不慌不忙地加大着剥削力度,逐渐收回过去下层争得的自由权利。希腊工人阶级还能忍受多久?他们将如何打到老板的痛处,而不再充当政治表演中的木偶?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作者:霍庆川,微信公众号:我们在希腊

 
 
确认回复